當“拾金不昧”遇上 “有償歸還”, 你怎麼看?

編輯:陳軼敏 發佈時間:

您撿過貴重物品嗎?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把它交給警察叔叔手裏邊......”

兒時曾經傳唱的歌謠,

小學生語文課本里讚揚的“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德故事……

從小並不明白“拾金不昧”的具體定義,

但若自己是撿到那一分錢的人,

一定會像歌詞裏説到的那樣,

物歸原主或交給警察叔叔。

那時,我們覺得“拾金不昧”就是心安理得,

是必須而非選擇。

然而,經濟的快速發展逐漸改變了人們的價值觀念。

近些年,圍繞“有償歸還”產生的爭論一直沒有間斷。

有人認為,拾到財物無償歸還是美德,也是天經地義;

也有人認為,拾得者為失主避免了損失,歸還失物也付出了時間和精力,獲得相應的回報也是合情合理的。

2020年7月31日下午2時許,寅運出租車公司皖B85778駕駛員李師傅在營運過程中發現,一名乘客下車時將自己的首飾盒遺忘在後車座位上。他沒有多想,立即將乘客的遺失財物上交給所屬公司,公司立即將情況彙報給城市客運(軌道運營)服務所。城市客運(軌道運營)服務所工作人員聯繫上了失主吳女士,告知其來城市客運服務所領取失物。

得知貴重物品居然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失而復得,失主吳女士感激不已。她特意製作了錦旗送給李師傅表達感激和敬意。

2020年10月9日凌晨,21歲的小付和朋友聚餐後,通過網絡平台叫了一輛出租車。下車大約半個小時不到,小付便發現自己丟失了一部價值6400元的華為P40 Pro手機,他和朋友初步判定應該是丟在了出租車上,於是電話聯繫了該司機。

與出租車駕駛員溝通後,對方堅定的表示沒有在車內找到小付的手機。從小付提供的手機定位截圖中,可以看到他的手機確實一直處於移動的狀態。隨後,他們再次與車牌尾號為029的出租車駕駛員進行了聯繫。

經過長達兩個多小時的溝通,小付以支付200元“辛苦費”為由,在清晨四點半左右與出租車駕駛員約在事先説好的地點見面。但見面之前小付的手機信號丟失,手機也被關機了。雙方現場大約僵持了20多分鐘後,司機又説手機不在車上。

出於當時的現場情況,以及急切想要找回手機的心理,小付最終主動提出給出租車駕駛員1500元錢的報酬。小付表示自己也是迫不得已才這麼做。最後,在清晨的六點半左右,小付跟隨車牌尾號029的出租車駕駛員在位於金域藍灣小區附近的一處草坪地裏找回了自己的手機。

雖然經過五個多小時的尋找,手機失而復得,但是小付覺得這位出租車駕駛員一開始就欺騙了自己,經過思考後,他決定曝光王姓駕駛員的這種行為。

但涉事出租車駕駛員卻覺得自己沒有錯。他説:“我撿到東西,沒有義務歸還,也沒要好處費,人家自願給我好處費,犯法嗎?”

針對拾金不昧後是否應該進行有償歸還這一問題,

網友們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相比反對的聲音,在調查中,更多的人表示收取在歸還過程中產生的交通費等合理必要的費用無可厚非,於情於理都不應該讓拾金不昧的人承擔這筆額外的費用。

“拾金不昧”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合理的“有償歸還”與之並不矛盾。

但案例2中撿到手機的王司機的做法是

受法律保護的“有償歸還”嗎?

看了下面的法律條文你就明白了。

也就是説,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109條和第112條的規定,案例2裏撿到手機的出租車司機應該將手機返還給小付,而小付也可以給予相關合理的費用。

但法律規定的前提是拾得人拾金不昧,即拾得後具有主動歸還的意思。而在此案件中,出租車司機並沒有主動歸還手機的意思,且將手機藏起來的行為甚至已經涉嫌非法侵佔罪。

您撿過貴重物品嗎?

當時是怎麼做的呢?

對於拾金不昧應不應該給獎勵,

面對獎勵是不是要接受呢?

這事兒怎麼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