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派人毆打岳父,打手被反殺!檢察機關認定正當防衞!

懷疑分居妻子已有新歡,男子沈某帶着職業保鏢王某某等人到岳父朱某某家鬧事。10天后,王某某又奉命前往毆打朱某某,不料反被朱某某捅了一刀,失血過多身亡。經上海市寶山區檢察院補充偵查,最終認定朱某某的行為構成正當防衞,依法不承擔刑事責任。

被害人也是嫌疑人?

2019年6月,上海寶山區檢察院檢察官禹豔輝相繼受理了兩起案件。蹊蹺的是,尋釁滋事案的被害人,竟然成為另一起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的犯罪嫌疑人,可能面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甚至死刑。一條人命,兩起刑案,這是兩起怎樣的案件,其中又有何關聯呢?禹豔輝立即展開審查。

經查,第一起尋釁滋事案發生在2019年3月18日。嫌疑人沈某因懷疑分居的妻子朱女士與他人有染,糾集長期僱傭的保鏢王某某等十餘人前往岳父朱某某家中,對朱女士與朱某某實施毆打,致二人輕微傷。次日,其又帶人在朱某某家門口及兩輛轎車上噴塗侮辱性語句,造成物損價值兩萬餘元。

而另一起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發生在十天後,朱某某在小區樓道門口遭遇王某某(沈某僱傭的保鏢,參與了第一起尋釁滋事案並起重要作用)蒙面守候伏擊。在被重擊數拳後,朱某某持隨身攜帶的摺疊彈簧刀捅刺王某某左側胸部。王某某自行離開後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自行調查 還人清白

朱某某的行為究竟是故意傷害還是正當防衞,禹豔輝通過多種途徑開展補充偵查。

➤ 首先,她先後4次詢問朱女士、朱某某二人,調取朱女士一家13次報警記錄,向朱女士收集沈某發送的威脅短信,補充調閲執法記錄儀視頻,證實沈某等人長期滋擾、威脅、毆打朱女士一家,甚至在警察面前揚言要24小時跟蹤,繼續毆打他們。

➤ 其次,通過梳理手機幾十萬條電子數據信息,證實沈某所糾集的王某某等十餘人均系職業保鏢、健身教練或體院學生,多為散打或拳擊運動員。王某某與朱某某,一個是身高一米八的職業保鏢,一個是年過六旬患有心臟疾病的老人,二人差距懸殊。

➤ 再次,鑑於偵查機關移送的視頻清晰度不夠,寶山區檢察院依託市檢察院技術部門,對視頻進行聲像技術放大、清晰化處理,從而發現朱某某直至被打第三拳後,向王某某揮刀戳刺時,仍一直處於彎腰狀態,不可能瞄準對方要害部位。此後,王某某連續兩腳將朱某某踹飛後才離開。

➤ 最後,公安機關工作情況認定案發次日鄰居在綠化帶發現王某某屍體並報警,但聽取朱某某辯解後,禹豔輝調取朱某某當天的報警材料,證實其案發後立即電話報警,並向警察提交涉案刀具。

通過補充偵查,案件真相水落石出。朱某某在長期遭受嚴重暴力威脅,當日被打斷九根肋骨的情況下,為對抗極端暴力行為,使用隨身攜帶的刀具隨意捅刺一刀,其行為應當認定為正當防衞,不負刑事責任。

寶山區檢察院同意公安機關依法撤回移送審查起訴。原本可能面臨十年以上刑罰的朱某某,終被洗去嫌疑,獲得自由。

補充證據 有罪必究

案件辦理過程中,禹豔輝發現沈某等三人還涉嫌非法拘禁罪。於是,禹豔輝引導公安機關調取沈某及同案犯的手機,進行數據恢復,並委託市檢察院司法鑑定中心進行復查。

通過逐條查看並整理相關聊天記錄,從中發現沈某等人曾先後兩次將被害人滕某強行帶走拘禁,逼迫其承認與朱女士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同時具有毆打情節。在充分的證據面前,三名被告人最終認罪伏法。禹豔輝對其增加非法拘禁罪名提起公訴,並獲得法院判決。

雖然對案件準確定性,還無辜者清白,但死者王某某家屬曾多次至公安機關鬧訪。為化解矛盾,禹豔輝多次與沈某、王某某家屬溝通協調,釋法説理,最終兩起案件引發者沈某自願補償死者王某某家屬錢款,矛盾得到化解。

經過引導和自行補充偵查,一條人命、兩起刑案、三個罪名、四名犯罪嫌疑人最終得到依法處理。無辜者不被蒙冤,作惡者受到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