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有幼兒被老師針扎?警方介入調查,涉事幼兒園已關停

“10月7日,我縫睡衣時讓女兒甜甜(化名)離遠點,擔心扎到她,但無意中甜甜説幼兒園郭老師就拿針扎人了,我當時一下懵了。”趙慧説,在女兒睡着後,她發現女兒身上、頭上、無名指上、胳肢窩、大腿、腳踝等處有多處疑似針眼的結痂。這讓她既心疼又氣憤!

家長:孩子身上出現多處疑似針眼的結痂

趙慧向晨報融媒記者介紹,她3歲的女兒甜甜在呼和浩特市賽罕區大廠庫倫村春田花花幼兒園上中班,園裏共有30多名孩子。10月7日那天,她無意中聽到女兒説幼兒園郭老師就拿針扎人了,隨後她發現女兒身上、頭上、無名指上、胳肢窩、大腿、腳踝等處有多處疑似針眼的結痂。

在趙慧提供的視頻中,她的女兒甜甜説班裏有一對雙胞胎女孩,郭老師用針扎妹妹。當趙慧問及原因時,甜甜説:“妹妹中午不睡覺就笑,然後老師就扎她。”

趙慧説,她隨後聯繫了甜甜同班的兩位家長,詢問孩子是否有疑似針眼的結痂,兩位家長當時都説,孩子身上有疑似針眼的結痂:雙胞胎妹妹手腕上有疑似針眼的結痂,姐姐的頭上也有疑似針眼的結痂,另一位小男孩則在小拇指上。並且其中一位家長的孩子回家也説過幼兒園老師用針扎他們。

趙慧告訴晨報融媒記者,10月9日上午,自己與兩位家長向中班郭老師詢問情況。“郭老師當時只承認她用針嚇過孩子,並表示拿針嚇唬孩子是她的一種教育手段,她還説自己和孩子比較有默契,曾拿着針對寶寶們説:‘睡覺啦,三分鐘,你們看!’”趙慧説,當時自己多次詢問郭老師,難道這樣説後,孩子就睡着了麼?郭老師回答:“是的”,但是郭老師反覆説自己沒有扎孩子。

當日,趙慧選擇報警,並做了醫檢和醫學鑑定。在趙慧提供的內蒙古自治區人民醫院皮膚鏡檢查報告單顯示,皮膚鏡下見點狀褐色或黑色結痂,局部為出血痂 。

“警方的法醫也做了鑑定,結果為針狀結痂。”趙慧説。

10月11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賽罕區分局刑警五中隊民警再次聯繫趙慧稱,需要再次做鑑定,趙慧則認為,法醫鑑定過程並沒有問題,自己認可並已簽字確認,沒有必要對孩子結痂處反覆做鑑定。“在警方介入調查後發現,郭老師沒有幼師資格證,該幼兒園也沒有辦學資質,而且幼兒園內監控損壞,根本無法提供監控視頻資料,目前,另外兩位家長也不願出來作證。”趙慧説。

在趙慧提供的視頻中,當家長詢問郭老師是否有幼師資格證時,郭老師回覆“沒有”。而幼兒園園長劉燕稱,郭老師幹幼師有十多年了。

教育局:幼兒園沒有辦學資質,現已關停

10月14日,晨報融媒記者聯繫到呼和浩特市賽罕區教育局教育股田姓工作人員,核實該幼兒園是否有辦學資質。田姓工作人員表示,賽罕區大廠庫倫村春田花花幼兒園確實沒有辦學資質,“春田花花幼兒園前期無證辦園,我們8月份就要求其停辦,但幼兒園一直沒關。出了家長反映的這個事情以後,已強制要求關停,但因周邊有些區域公辦幼兒園分配不均,教育部門正在對可以分流該幼兒園孩子的學校進行實地考察。”

田姓工作人員也表示,對於春田花花幼兒園無證辦園,此前賽罕區教育局是瞭解過的,但因賽罕區大廠庫倫村周邊沒有公辦幼兒園,教育局也沒有辦法強制關停,所以只能先發停辦通知,對幼兒園各項工作進行規範,動員家長們將孩子送到有資質的公辦幼兒園。

在2020年10月9日賽罕區無證幼兒園關停取締領導小組辦公室發佈的《致家長一封信》中,晨報融媒記者瞭解到,春天花花幼兒園未取得辦學許可證,建築面積、師資隊伍等均不達標,存在重大安全隱患,責令其停止辦學。這封信的落款處蓋有呼和浩特市賽罕區教育局的公章。

警方:因家長不配合再做鑑定暫無法做出結論

10月15日,晨報融媒記者來到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賽罕區分局刑警五中隊,趙隊長講述了調查情況:在趙慧報警後,警方將3歲女孩甜甜疑似針眼結痂的地方進行拍照取證,對郭老師做了詢問筆錄,在筆錄中郭老師也承認,她曾用校徽後的別針嚇唬過孩子,但是沒扎 。當天,民警也到其他家長處取證、調查並做筆錄,但趙慧所提到的另外兩位家長均表示郭老師沒有扎過孩子 ,同時對該老師的教學工作比較滿意。

“經過我們調查取證,目前沒有獲取充足的證據證明郭老師扎過孩子。” 趙隊長説,在內蒙古自治區人民醫院做的鑑定後,醫生沒有確定是針眼結痂,邢警再次聯繫了更加權威的鑑定中心,需再次做鑑定時趙慧拒絕。

對於上訴趙慧提到法醫已做出鑑定結果是“針眼結痂”,趙隊長否定,並解釋,法醫只做了一個拍照、提取血等取證,對於取證過程讓趙慧簽字,並沒有所謂的“針眼結痂”結論 。

趙隊長説:“幼兒園只有兩個攝像頭開着,並沒有教室的監控。現在趙慧也不配合警方再做鑑定,所以警方沒辦法做出結論。”

另一位家長:孩子情況不嚴重,不想追究了

10月15日,趙慧向晨報融媒記者提供了另外兩位家長的聯繫方式,記者聯繫到一對雙胞胎姐妹的父親羅先生,他説:“孩子身上的結痂應該是被扎的,孩子説中午不睡覺,老師用針嚇唬她們,還用針扎,我問扎哪,孩子説胳膊和身上,以前我一直不知道這個情況。”

當晨報融媒記者詢問,為何警方調查取證時,他沒有説該情況?羅先生説:“平常都是由母親帶孩子,只有星期六日才會將孩子接回自己家中,估計母親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我也是聽甜甜媽媽説了才知道的,事後因孩子身上疑似針眼結痂不太明顯,情況不嚴重,所以我不想再追究這個事情了。”

晨報融媒記者隨後又聯繫到中班一位小男孩的家長,該家長則表示自己正在忙,無法接受採訪。

晨報融媒記者多次聯繫呼和浩特市賽罕區大廠庫倫村春田花花幼兒園劉燕園長了解事件相關情況,但電話均未接通。

關於此事的進展,本報將持續關注。